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琴格】猫式搔痒2(琴酒X格罗苏拉)

[琴格/拉郎配/R18]猫式搔痒(二)

电视上频频播放此事,新闻频道底下滚动条持续对此跟进,长官拒绝记者采访,镜头摸索过去,只是露出长官冷峻瘦削的侧脸和一句略带疲倦的“抱歉,无可奉告”。

电视台争着早餐茶的时间占据观众谈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格罗苏拉长官对此神秘古怪的态度,让大家对这件事或多或少怀有好奇。

因为整个团体,被捕的只有这老大一个人。无论怎样看都是故意。

格罗苏拉踩在月光旖旎的窗户光影上,乜斜着眼睛看着室内那位翘着腿靠着墙闭着眼睛抽烟的中年男性。光线昏暗,有些看不清他眼前的是月光还是烟影。

烟草对这个地方而言是个稀罕玩意儿。一般人享受不起。长官也没追问关押他的人怎么没有没收他这种东西。

琴酒意识到他来了,将那烟吐在地上,用脚碾灭。

野蛮低俗的外乡人。这是格罗苏拉对他的第一印象。

而当他开口对长官说话,又让格罗苏拉觉得第一印象其实也并不十分准确。

琴酒轻轻哼笑一声,他的嗓子有些哑:“旖旎月光NIM,适合这夜晚。长官好品味。”

这低哑声音和这香水名字一样,格罗苏拉长官觉得有风从耳后拂过,发散一阵月华。

审讯室的门打开,灯光才终于亮了起来。空气有些凉凉的,没开暖气,可以看到琴酒鼻间呼出的白雾。格罗苏拉看清了他的脸,从他的眼神里知道了凶残的特质。

他坐到他对面,中间隔着一张桌子,两个人占据着桌子两边,说不上对峙,但可以说是比之稍缓和一点的博弈。

琴酒提议可以上点喝的。他认为这气氛太严肃。

格罗苏拉叫人端来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白水,用一次性纸杯装着,开水,导热极了,碰不得也喝不得,更没打算与他对饮。琴酒笑笑,没有再说些什么奇怪的要求。

“你为什么要被我抓到?”格罗苏拉颦着眉,质问着眼前的黑帮团体老大。

“比起这个,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琴酒行使着他身为犯人也该有的权利。

“格罗苏拉。我认为这个形式我们可以省略。”他挺直的腰板和一丝不苟的表情看起来让人毫无想要调侃的想法,琴酒看着,也不免觉得有些兴致缺缺。

他回答他的上一个问题:“出了点事,需要躲几天。听说你们这里可以免费管吃管住很长时间,也安全。况且我也算是交了租金的。”琴酒指的是他作为非法军火商所缴纳的那些货物。

“我们缴获到你所拿出的货物和你们背后庞大的军火供应量来看简直是杯水车薪,你这招,很没诚意。”长官没打听他的破事,反倒学他语气戏谑。

琴酒忍不住笑了笑,他动了动被拷住的手腕。道:“不是你们眼中的每一个军火贩都是个暴发户。我也只是个小人物。”

没什么谈话的必要了。长官打算起身。

“我没时间和小人物谈天。你要是没什么可以提供给我的,那你……”

“好吧。”琴酒伸出了手掌。镣铐发出稀拉的响动。

“看在今晚这样的氛围上,我可以再多支付一份金额。”

格罗苏拉不认为今晚有什么好氛围。他和一个亡命之徒在桌子两边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这样的氛围让人厌恶。但他还是停了下来。

琴酒示意他靠近。长官停顿片刻,还是照做。他做这一动态时,头发从耳朵边上落下来,松散在他的脸庞边,清冷凉肺的香气缓缓浸润过来,让人喉咙发干。

用唾沫润了润喉道,琴酒开口道:“长官不觉得奇怪我是用什么点烟的吗?”

格罗苏拉用余光看了他手上的镣铐一眼。然后眼神若有若无指向门外的守卫。

“长官聪明。”

“你威胁我?”

琴酒正欲再开口说些什么,格罗苏拉便径直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门口的守卫向他敬礼,表情严肃正直,没看出什么端倪。格罗苏拉绅士地关上了门。琴酒愣了愣,他的脸上刚刚还有长官起身时头发轻轻划过去的触摸感,一丝一丝的律动像是细长的手指凉凉地抚摸过去,叫人麻痒。

啧,像猫一样。

评论
热度(11)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