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琴格】猫式搔痒3(琴酒X格罗苏拉)

[琴格/拉郎配/R18]猫式搔痒(三)

琴酒还是选择了与ACCA合作,没再耍什么小聪明。他很大方地提供了好几家线上军火商交易线索与暗号代码。有了这些,监察科做事简直顺风顺水。一连几天他们的战绩都登上了报纸的头条。琴酒支付着这样昂贵的代价在关押室里过着美食簇拥的日子。

吉恩跟格罗苏拉说了自己的疑惑。长官摆了摆手,让吉恩沉默。年轻的副科长只得敬礼退出了长官的办公室。格罗苏拉长官正了正自己制服的衣摆,拨通了关押室的电话。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琴酒笑了一声,长官的开场白总是这么让人尴尬的直接。他也不是白吃白住,却还这么不受人欢迎。

格罗苏拉说ACCA不是让他当枪使解决对头组织的蠢蛋。要是这几天吃牢饭吃够了就快点滚。琴酒估摸着他提供的那些小鱼小虾已经被抓得差不多了,长官这是来催款的。他现在被抓在这里毫无价值,而他背后的那个少了他还能如常运行的强大组织才是关键所在。放虎归山,是打算圈一整座山。

琴酒夸长官远虑。只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回去也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他们组织,不缺他这一个人,完成不了任务回去,那他就连当小人物也没机会了。

“那你还挺惨的。”

“长官可以选择对我好点。”琴酒在那边点了一支烟。

“我看你过得挺滋润。”

“本来嘛,单刀赴会一人抗下所有事这样的剧本只是在超级英雄的电影里。”

“一想到你这样的家伙占据着我们关押基地的资源,还有渗透进我们ACCA的趋势,我就恶心。”格罗苏拉说着说着,一双细细的眉毛快要纠缠在一起了。他想,这家伙确实阴险狡猾,难怪吉恩这样的小年轻会应付不来。

“没必要这么直接吧……”琴酒的声音听着竟然有些伤感。格罗苏拉却听出了几分得意。

格罗苏拉沉吟片刻,松了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琴酒让格罗苏拉来审讯室细谈。格罗苏拉来到关押他的地方,挥手撤退了守护在门口的警卫,也让监控摄像头暂时关闭。这个小小的房间成为了他们密谈的绝佳地点。

“还是不上点什么喝的?”琴酒仍然觉得这气氛过于严肃。

“少废话。”长官面对罪犯仍然独断专行。

琴酒点了点头,开始脱衣服。格罗苏拉看着他那精壮有力的身体,不禁觉得喉咙发紧。等到琴酒把内裤脱下来,格罗苏拉才真正的感觉到什么叫做真正的荒诞的滑稽。琴酒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摄影机,将它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架好。

“唔,希望长官理解。我的老板想知道这件事确实发生了。”琴酒光着身子背着手这么对格罗苏拉说道。

格罗苏拉冷笑:“你们做生意确实不亏,我要是真想放你回去,就必须把把柄交在你们手里。”

琴酒一改之前的态度,客气道:“不然到时候您回来把我们端了怎么办?我回去也是好交差。长官以后也不会再看到我了。要是长官信得过,并且言出必行,那这卷带子我发誓只有我和我老板两个人知道。而且请您放心,我准备了安全##套,并且也已经仔细清洗过了。我的体检报告放在桌上,长官可以看看。”

格罗苏拉不相信他,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

“要是长官不愿意,我这就把衣服穿上。但是也请别想着把我赶出去,虽然在您眼里我只是个不入流的军火走私商,可我们也有我们坚持的原则。”琴酒说这话的表情和格罗苏拉一样严肃。

“这组织真的需要你这样聪明的人如此忠诚?”

“在我眼里,这和您对ACCA……不,对这个国家忠诚一样。”

格罗苏拉看到了他眼睛里的诚恳。

“我不知道怎么做。”

琴酒笑了笑:“那就请交给我吧。”

评论
热度(12)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