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双关互攻】《归因过程》6

[双关互攻/背景架空]《归因过程》(六)

 

宏宇反应不算迟钝,与他共事的人都说他的感觉往往有着毫不讲理的敏锐。这是在工作上。在生活中,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对所有现象毫无察觉的人。这或许来源于他高中毕业之后便开始闯荡社会,没有过于浸泡在书香和规则的温柔世界里的缘故。

 

但是他不得不得承认,这次他真的遇到了对手。

 

在他真正发现关宏峰不对劲的时候,他的左手上已经换了不下十次的创可贴了。这还是在他发现的次数,至于没发现的,还没计入其中。他后来反思这其中被他忽视的原因,思来想去,觉得这就是关宏峰仍然将他“排斥在外”的结果。

 

他的态度这么云淡风轻,无论对什么都是如此——有意避开所有可能争执不休的问题,将精力付出在打扫、授课、喂鱼、阅读、以及学习烹饪上。生活作息如此规律:早上七点准时起床,晚上十点准时睡觉。宏宇在打游戏和睡懒觉的时候,都是凭借着他起床和进房间的动静判断时间,而且每次都没有误判,他的行为就像是雷打不动的新闻联播。甚至出门买个电池都会写好纸条放在鞋柜上告知他的动向,就连落款也要写上姓名并将时间精确到年月日。

 

他还会与他一起坐下心平气和地讨论制定分摊一日三餐的计划,细致地询问他的口味喜好和过敏食材。遵守他讲的约定,没有说“抱歉”、没有用审视的目光看他、没有再谈起要搬出去的事……除了那天。

 

那天的关宏峰,几乎要把所有他制定的规定都全部打破。他用那专业敏锐的眼神怀疑他、差点说了“抱歉”、如果宏宇没有抢先一步说出出差计划,那估计下一秒他就要说,他计划搬出去了。

 

宏宇开始以为这是他的工作给他带来的习惯,这是一个原因。但后来,他读懂了这一行为的意义——他从没有把这里当家,他没有归属与爱的感觉,他一直紧绷着脊背,把生活当成战场。

 

尽管从表面看,他很正常。

 

这太可怕了,宏宇想着,眯着眼睛,捏扁了空空的烟盒,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盛满了烟蒂。他在满是烟雾的房间里思索——他做得这么流畅,这么自然,这么狠厉,骗过了他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契机,他可能还要继续“迟钝”下去。

 

他之前趁关宏峰不在时偷偷进他的房间(某种程度上他算是违反了他们当初立下的规定),翻他房间内的垃圾——很正常。可他将围拢在垃圾桶上的塑料袋拿起来看垃圾桶内里的时候,发现了大量染血的棉签、邦迪、还有烧掉的一些药品包装。

 

现在,联系他被豆浆机刺激到的模样,和这得到的现象,在那一刻,他终于想起了他哥那总是插兜的左手,他反应过来,关宏峰左手的手指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它没被包裹的模样了。

 

宏宇眨着眼睛,从心里的某个地方,对他的这种变态到极致的克制行为,产生了某种说不清的惧意和敬佩。突然之间,他又觉得,他能在这相处的短短半年的时间里毫无根据莫名其妙地喜欢上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偏执又普通的人,是真的有因可循的。

 

寻常人才不对他的路数,小关爷骨子里向野,他和他哥都不是安分的人。

 

第二天要出去超市采购外出的东西。关宏峰七点起床去找宏宇。

 

他敲了宏宇的房门,听到里面说进,这才将门打开。

 

宏宇赤裸上身只穿着裤衩把整个被子绞在腿间,迷蒙地看着关宏峰穿戴整齐地进来。

 

“你抽了多少?”关宏峰一边说着,一边皱着眉伸手将他房间的窗帘和窗户打开。天色还早,空气清新,有风吹了进来。宏宇在床上仰头吸了一口这混杂的空气,然后笑着指了指床头柜上的烟灰缸。

 

关宏峰看着这满满的器皿,摇了摇头,他伸手去给他拿起来倒在垃圾桶里。顺势将满满的垃圾袋打包,期间因为袋子过于鼓胀,从里面又撒了不少纸团出来。关宏峰去捡。

 

宏宇笑:“你这么厉害,应该知道这些纸团擦的什么吧?”

 

关宏峰抬头看了他一眼。宏宇轻佻笑着,刚想又说些什么。结果他看到关宏峰毫不掩饰地当着他面把纸团放到鼻子间去闻。

 

“原来你睡觉流口水?”

 

宏宇被他哽住——竟然还真说对了。关宏峰不需要去看他的表情来判断自己是否正确,他继续捡着垃圾,将它们打包。他一边动作,一边开口:“什么时候?”

 

“工作以后吧……但只有在家里是这样,在外面我可不这样。可能因为家里的床太舒服了……”

 

“我看你要不是压力太大了,用脑过度。要不就是脾胃失调。”

 

“那你煮点薏米莲子啊什么的给我吃啊。”

 

“只要你吃了别再胡思乱想就好。它们是让你安静的,不是助你继续兴奋的兴奋剂。”

 

“那还是算了,我这辈子从来没读懂过安静。”

 

“学着读。”关宏峰双手用力,将两个垃圾袋绑在一起,拴了个结。他抬起头,看着他。

 

宏宇看着他眼睛,没来由感到一阵胆寒。他此时此刻才清楚地认知到他这是在和一个经验丰富阅匪无数的条子作对。

 

宏宇感到兴奋。他将笑意消减,把脸凑近,他轻声道:“学不会。”

 

关宏峰的视线在他的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在他们确认已经完全接收到了彼此的意志之后。关宏峰点了点头。站起来,把垃圾撰手上。他道:“快起来吧,要想吃薏米莲子,趁着这次就去买来。在走之前吃。”

 

“好,给我十分钟。哦对啦,楼下还有豆浆,得趁快喝完,不然回来得馊。”

 

“那我去热。”关宏峰说着,提着垃圾出去了。

 

宏宇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房门边,这才重新躺下床。他拉开遮掩住双腿的被子,看着自己那鼓起的裤裆。在刚刚他和他哥对峙的时候,他的阴##茎感受到这氛围,宣告领地一般的,坚硬得抵在柔软的棉织物上。

评论(31)
热度(118)
  1. Jcat鹭鲨与斋 转载了此文字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