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琴赤】以吻封缄(2)

2.

你还是在五点半的时候起了床,穿好衣服收拾被子洗脸刷牙,再把家里的盆栽都细心地浇了一遍水。还给鱼缸里的鱼喂了食。做完这些后,你看了看时间,发现离你要去参加的新闻发布会还有两个小时。你想了想,还是披上一件衣服,带上一杯热水。上了你家楼顶。

早晨风大,况且你之前还打了喷嚏。

这几年你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原本年轻的时候根本不会得的小伤小病。这几年似乎全都认了债主的似的全部找到了你。有时你会捏着有些酸痛的小臂熬着夜对着电脑写报告。有时你会觉得眼睛一片花,要闭上眼睛沉静几秒才会恢复如常。有时你又会觉得那些以前你看着都会无聊之极,冗长沧桑的影片,现在看起来竟然很有味道。

你看着《赤焰战场》上那几个老家伙还奋战在第一线上的时候,眼睛里竟然会有湿润的成分在流动。你知道,敏捷、反应、应变、速度甚至是年少轻狂都是你曾经拥有的东西,而残忍的是,现在这些东西再也无法找回来了。

你感觉得到这几年来你的身体和心理的变化,你知道有些东西是回不到最初的。你同样也知道,这是人生的必然阶段,安稳地接受和适时的退出才是成熟的选择。

而你,当然是成熟的。

你站在楼顶上,看着你所在的这栋公寓前方那条流向东边的河流。你所在的地方绿化做得极好,远处看起来就是一篇蓊蓊郁郁的绿,连那条河看起来都是绿的,你的眼睛也是绿的。

你喝了一口热水,然后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船只撑起高高的船帆。你突然回忆起在你还是巅峰时期的时候,你上了一只贼船。在那些穿着黑色的衣服跳着轻快的舞步人群里,有一个一直站在船尾的男人掌握着船上的舵盘。他背对着你,黑色的风衣下摆和金色的长发吹得舞在空中。

你就这么站着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掌握着这艘船驶向了与日出截然不同的方向。


评论
热度(9)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