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琴赤】以吻封缄(4)

4.

可你错了,你觉得你错得太彻底了。当你从容地踩上发布会的台阶的时候,你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你的手心竟然在出汗,你的腿竟然在发抖,在你坐下接受各种灯光刷刷刷地一通照时。你一边在微笑,一边心里想的却是这他妈的简直蠢毙了!在这些新闻媒体、旧日同事、甚至说不定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的面前,你紧张了,你迷茫了,甚至想这是不是给了一个机会向他说明,你是个懦夫。

你之前营造的平淡心理在那么一瞬间竟然被这些现象所打破。你想到你这是要告别你奋斗了三十多年的地方,你想到了这意味着你将切断与往日种种的联系,你想到了那些罪犯和那些受害者的面孔。血腥的、恐惧的、空洞的、叫嚣的、还有平静的……

你想到了他。仍是在那艘船上,大风越来越大,将他头上的礼帽吹向了身后。你伸手接到了它,然后放下手臂,你看到了他转过身来,手掌仍然掌握着舵盘。慢慢地,你记住了那一张平静却无法让人忘记的脸。

或许是察觉到你的一阵恍惚,站在你旁边的新闻官用手肘不动声色地撞了一下你。你顿时醒了过来,看到了一张张神色各异的脸。你吞了口唾沫,不知为何心情竟然平静下来。然后你露出了沉稳大气的笑容,用平常但是不失严肃的口吻说道:“是的,我宣布,在今天,我会离开FBI总部,我退休了。”

你话音刚落,那一串串咔嚓咔嚓不停闪动的灯光又再一次亮起。这一次你的反应着实成熟了许多,然后面对记者的问话也显得你机智幽默不失水准。你熟练地背起了你的腹稿,然后站起身来一一和同事们握手。


在新闻发布会的最后,你走出了大厅,来到了休息室。向大家介绍了将会接替你接下来工作的一个年轻人。那是你物色好的,觉得不错的一个小伙子。你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举起酒杯和他碰了杯。叮当一声,你抬起头,将那口不算多的酒一饮而尽。有那么一瞬间,你觉得头顶的灯光照得你眼睛发酸。

接下来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再次回到家也是第三天晚上。你用钥匙开了门,然后将路过一个超市采购满满的牛皮纸袋放在了鞋柜上。你打开了一罐酱汁,用拇指蘸了蘸放在嘴里吮吸了一下。满意地发出了哼声。

你很久都没有时间去卖东西了。而现在你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你平时不经常得到的细节。你发现那一瞬间的不安和迷茫只是短暂的。现在你的心情又是平静的。只是在吃饱喝足之后,你洗碗刷盘洗澡换睡衣躺床上闭眼的那一瞬间,黑暗中,他的脸又浮现在了你的眼前。

只不过不再是他转过身看到你的那一次,而是他面对着你打开了相同牌子的酱汁,同样用拇指蘸了蘸放在嘴里吸吮的那一次。你转过身,在冥冥之中,听到了他发出满意的哼声。

评论
热度(10)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