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翔叶】爬山虎(一发完,清水向,翔叶无差)

答应群里的小伙伴久违的翔叶文-v-

本来是想走欧美风的,但是写出来真的觉得太奇怪了。就把文风改了,希望不会更奇怪- -+

原著向嗯。清水嗯。有私设嗯。过渡奇怪嗯。一发完结嗯。希望你们喜欢嗯。WW

——————————————————————

0.

 

炎炎夏夜,叶修推开窗,听到了爬山虎跟着夜风低语的声音。夜色里,他只能看到墨绿色的宽大叶片爬满了整座矮墙,窸窸窣窣地还有叶脚伸进泥土吸食水分的满足声响。

 

“喂。”

 

叶修低头,看到孙翔咬着手电正在向他看来。嘴里含含糊糊地发出让人听不懂的声音。叶修没有多言,他转过身,拿起了一个扳手然后又回到窗前向他晃了晃。孙翔眯着眼睛像是要看清楚他手里是什么。不多时,他点了点头,退后几步,叶修这才将扳手扔到了他面前的草甸子里。

 

哗啦一声,草丛稀稀散散地被弹开,甩了孙翔一脸夜露。

 

叶修笑着看着他用手摸了摸脸,然后抬起头瞪了他一眼。手电筒还在他嘴里叼着,他的手上还有其他的东西。这时他把它们都卸了下来,拿着手电筒去找叶修扔给他的扳手。夜深露重,虽是在夏夜,但还是他披了一件薄薄的衣服下楼。他吸了吸鼻子,湿润的草木气息弄得他的喉咙里都是甜的。

 

拾起了扳手,他站起来,发现头顶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他愣了愣,抬起头,后脑勺却被人给敲了一下。

 

“我来帮你。”叶修说着从他手里接过扳手,转身就走向了刚才他弄了半天也没疏通的蓄水池。孙翔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一脚蹦上了那块高地。蓊蓊郁郁的墨绿色爬山虎和夜晚里清晰的虫鸣包裹着他们。夜风吹过来,他们的衣角都是飞舞着的。

 

1.

 

等到他们好不容易疏通了蓄水池已经是夜晚凌晨,不得不说水电局停水真的不是个好时候。前几个小时他们还在空调房里玩荣耀,键盘被拍得噼里啪啦,眼底里都是游戏读条时焕发的蓝光。后几个小时他们也不得不郁闷地抹着汗水对着阀门拧到最大的水龙头无奈。

 

夏天很容易出汗,就算呆在空调房里也觉得浑身像是裹了火烧片一样的不舒服。他们争执着谁去开蓄水池,然后两个幼稚鬼你一言我一语地开起了嘲讽技能。可无奈的是,在这方面的胜负往往没有悬念。孙翔披着衣服下楼,手里抓着工具箱嘴里叼着手电筒,他用脚将大门关上。碰地一声,就连锁舌都跳了几下。他刚刚下了第一节楼梯,头顶的应急灯光就刷地一下打开了。

 

孙翔愣了愣,然后哼了哼,最后是笑了笑。走出了楼的大门。

 

2

 

蓄水池的水是经不起长时间的淋浴的。他们白天没运动,晚上就是活动活动手指头。所以不用弄得跟斋戒一样。叶修让孙翔先去洗,孙翔也没推辞,捡了几件衣服就进去了。门被关上,叶修半躺在床上,透过磨砂玻璃,他看到孙翔抓住上衣的下摆快速地将衣服罩过头顶抬手甩开的剪影。

 

他偏过头,关掉空调,打开窗户,叶片稀稀拉拉舞动摩挲的声音配合着淋浴喷头放水的哗啦声响组合成一条明亮轻细的线条。就像是牧师放恢复术那样,几点蓝消下去,刷刷几下,生命就稳到了安全线。

 

叶修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心里却是一片清凉。

 

3.

 

当初买这个房子的时候,他和孙翔就商量过孙翔退役后两个人搬来一起住。叶修是懒散惯了的,就算退役回家也不能陪着老爷子在公园里遛鸟;欣赏不来老太太唱的几句花腔;对着叶秋更不可能相亲相爱兄友弟恭。离开家的这几年,再加上为国争光拿了一次世界冠军。家庭对他也并不像从前那么严厉,所以也就由着他的性子继续在外面野了。

 

叶修做过保证。过年一定回家。只不过这个保证的含金量让二老并不满意,他们对着彼此望了望。叶夫继续逗着鹦鹉;叶母继续看着电视里放了很多次《西厢记》;叶秋喝了口水看着一脸迷茫的哥哥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今儿个我可看见我公司里的秘书小王抱着照片在办公室里走神呢,我说了她两句,他还告诉我这组着团去相亲已经是流行了。都说如今剩男剩女问题可是社会大问题……”

 

提醒到这个份上,叶修也就哦了一声。他看了看二老不动声色地往他看的动作笑了笑。随后说道:“嗯,这是个问题。那你相亲看上谁了?”

 

4.

 

叶修其实也想过他之后的问题。荣耀对他是很重要,但是毕竟现实摆在那里,他可以继续去追随它,向它靠近,然后燃烧掉他怎么样也不会熄灭的热情。或许还可以呆在兴欣做顾问。可这注定也不会是他生命的全部了。

 

他曾经不顾一切地燃烧掉他可以燃烧的东西,带着这个草根战队在职业圈披荆斩棘,用他君莫笑手里的千机伞为这个队伍尽可能地遮风挡雨,还见证了一叶之秋重返斗神的气势和威武。连他也不得不说,在和轮回决战的第一战里。孙翔操作着的一叶之秋那一刻转身的斗破山河,宛如昔日斗神的气势和绚烂让他心里不由得发出赞叹。

 

可是叶修也没想到,故事可以这样讲。

 

比赛结束,兴欣夺冠之后,他曾在休息室里见过孙翔。当时只有他一个人,一个人默默地对着手里的那杯水发呆。叶修注意到那水里的冰块已经化得快要看不见了。但是那杯水却还是满的。

 

“抽烟么?”叶修说着把烟盒拿了出来。

 

孙翔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他一眼,没理他。

 

“吃水果?”叶修说着指了指桌上的果盘。

 

孙翔还是没理他。

 

“要不,咱喝口水儿?”叶修说着京腔都出来了。

 

孙翔嘴角一抽,这家伙会聊天吗?这可是轮回的休息室,怎么弄得像他家似的……不过被叶修这么一弄他也没了脾气。不过脸色却也没多好看。只不过倒是被他提醒他手里有一杯被忽视的水。

 

孙翔把杯子放在唇边,喝了一口。这才抬起头来正眼看他。叶修松松垮垮地穿着兴欣的红色队服,一双手背在身后,站得吊儿郎当的。鞋带也没系好,歪歪扭扭地笼进了裤管里面,走过来的时候还掉了点出来。

 

孙翔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越看越来气。他郁闷,怎么看这家伙也不像是各大战队口中所忌惮的叶神。但是他就是能一次次化险为夷,一次次给他教训,还说出一口让人无法反驳的垃圾话。他想起了他以前在嘉世从他手里接过账号卡时他的手所发出的颤抖。孙翔没有忘记这个细节,这让他不经意间握紧了水杯。

 

真凉,他握着这个有多久了?

 

“三年了。”

 

孙翔一愣。

 

叶修继续淡淡道:“我认为你三年成长了不少,也确实如此。但是看到你这样子,我又觉得你似乎没有改变。”

 

孙翔没有说话,饶是他心里不服,但是叶修说得是对的。他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烟盒。

 

“有火么?”孙翔说着伸出手。

 

“你成年了吧?”

 

“叶修你妹!”

 

孙翔暗骂:你TM不知道我成年没有你之前递给我干啥!

 

5.

 

孙翔到底是没接那根烟。不过这倒是让他想了许久。后来想着想着他也就想通了。冠军嘛,迟早他也能拿到手的。他身边有这么多优秀的队友,并且蝉联两冠。虽然他没有赶上好时候,但是他也相信在他们的努力之下,他一定会拿到他职业生涯里的第一个冠军。

 

这么想着的孙翔,在某天早晨去训练室训练的时候。看到了叶修退役的消息。

 

“嘿,你来啦?看到新闻了吗?”杜明和他打招呼,却发现孙翔看着电视机里发表这一消息的陈果,发起了呆。

 

孙翔在没有当上职业选手的时候,是梦想着住在包围着一片爬山虎的房子里的。他小的时候就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每天放学回家都会走到那片绿油油的墙上看那片生机勃勃的植物。这样的植物真好,每天都是不停地爬爬爬,你追我赶的,叶片也绿得好看。夏天的时候摇曳光斑射进他的小窗户里,刷拉刷拉的,晃得他午睡的眼睛痒痒的。

 

尤其是盛夏,他推开窗户,看到它们争先恐后地挤进他的小角落,占据了窗边的一大片墙。后来被父母发现,母亲拿着剪子减掉了多余的叶子。扔在了下面的花园里,他趴在窗前的桌子上,撅着个屁股看着那些叶子撒在黑色的土地上。眼睛里全是绿色的光影。

 

当上职业选手之后,他有时都会想着这些隐忍坚强的植物。可是他困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没再看到了。

 

而这一次,他知道叶修退役的消息的时候,不知为何眼睛里忽然摇晃起了那片绿色的爬山虎。那率先大着胆子不怕风吹雨打爬在最高处的叶子,就像是他小时候看着大人所做的那样,掉了下来。

 

6.

 

而再一次见到叶修却是在世界邀请赛的赛前集会上。他惊讶地看着他同样以吊儿郎当的步伐走进了会议室。然后同样以敷衍到不行的讲解草草地解散了会议,再然后就是以领队的身份和他们一起拿到了冠军。

 

孙翔捧着冠军奖杯和队友们欢呼雀跃的时候,视线扫向了那个表情淡定嘴角上翘的领队。刹那间,他仿佛看到那一片散发着生机与活力的植物又再一次迈着坚强一往无前的步伐顶着盛夏巨大的日光,绽开耀眼清晰的绿色。

 

赛后,他们一群人吵闹着回了酒店。后天的飞机。一群大神毫无形象地讨论着明天该去哪里玩。只有叶修一个人借着喻文州的手机站在一边发短信。随后叶修说他明天不去,要陪着来的随行人员向主席视频汇报工作。

 

“那你今天晚上没事,我们今天晚上就先去热热身?”蓝雨战队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大大咧咧地拉着叶修说道。随后一群人也觉得可行。

 

叶修看着众人高兴的脸庞,笑了笑。

 

“去吧。”孙翔看着叶修没表态,也补了句。

 

叶修愣了愣,随后把手机还给了喻文州。

 

“好吧。”

 

7.

 

叶修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答应,只是觉得,他不讨厌那时眼睛安静的孙翔。他不讨厌的东西有很多,讨厌的也就只有几个。但是他想,那个不讨厌,是特殊的。

 

8.

 

热闹归热闹,一群人还是知道分寸的。约好时间集合后他们也就回房间换装备了。喻文州选择戴一个帽子,黄少天则是一副墨镜。楚云秀的新口罩拿了出来,苏沐橙则是拿了一把小雨伞。其他的各个大神一出来装备也差不多,不过这么一群人走在街上也挺奇怪的,所以到最后基本上就是抱团站。苏楚二人先行,王杰希找着肖时钦,唐昊找着孙翔和周泽楷。霸图的张佳乐和张新杰以及李轩站一起……

 

这么一分下来,叶修反而落在了最后。孙翔看了一眼想要先行的唐昊,想了想,就让他和周泽楷先走。他向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和叶修站在了一起。

 

反正到时候都会见面的,众人也就没多想。就这么分批走了出去。叶修和孙翔两个人最后慢慢地走出了大门。期间他们也聊比赛谈荣耀,但是到了最后竟然也谈到了琐事上了。在场下,叶修也并不是不说垃圾话就会死的人。所以他说的话倒是多了几分正经。

 

孙翔听着,有时也搭话。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们是在沉默中走过去的。

 

两个人其实不算熟,就算是之间有着这样那样的渊源,但是也确实没有多少值得谈的东西。所以脱离了荣耀,问题就少了。但是他们同样也觉得无所谓。

 

“你的一叶之秋进步很大,不过也不能一味的拼操作。”

 

“你是在说我不动脑子?”

 

“我没这么说。”叶修说着顿了顿,然后道,“动脑子打比赛固然好,但是也是因人而异的。你这样状态很好,很不错,不过有的时候要注意调节自己的心态。”

 

这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但是孙翔却意外地注意到了叶修神色间的严肃。他想了想,问道:“你看出来我今天心态急躁?”

 

“没有,猜的。”

 

“猜这么准?”

 

“是啊,我厉害吧?”

 

9.

 

孙翔洗完澡出来,发现叶修竟然躺在床上睡着了。窗户还开着。他撇了撇嘴角,然后走过去准备关窗户,视线扫过那一片爬山虎。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找了一件衣服给叶修搭上,他就坐在一边擦头发。怕吵醒他就没用吹风机。好在夏天头发干得快。孙翔看着干的差不多了,也就停下了。随手拿起了旁边的一本电竞杂志翻了翻。

 

如今他已经退役,而当初联盟里响当当的很多大神和组合也已经改朝换代。荣耀这款游戏的操作自由度极高。这些年来倒是也涌现了不少新的打法和花样。随之而来的就是强势崛起的新秀。

 

孙翔看了一会儿也没了兴致,不过翻着翻着倒是把不知道多少年的报纸翻了出来。纸张已经陈旧泛黄,潮潮的。带着油墨味。孙翔抖了抖,看到了那头版头条。

 

那是他们参加的第一届世界邀请赛中国队获得冠军的那一期报纸。孙翔笑了笑,瞥了一眼睡着的叶修。自己也就开始回忆了起来。

 

那个时候,他们一群大神比赛结束后,那天晚上出酒店玩去了。他和叶修走在一起,他向他说起了爬山虎。然后两个人说着坐上了当时可以夜游的游艇。

 

孙翔还记得当时他们接吻的时候叶修说的那句话。

 

“我知道有一处地方有你喜欢的爬山虎。”

 

孙翔看了看窗外,再看了看叶修。他轻轻地将杂志放在了一边。轻轻地关了灯,对着房间里的黑暗轻轻地说道。

 

“我确实很喜欢,晚安。”


    END.


晚安WWW。


评论(1)
热度(32)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