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双莫】空膛7

7.

 

半个月前,一个养老院的院长找到了莫兰。向他出示了他的真实身份。莫兰那个时候正在户外的热饮店上厕所,那个院长慢吞吞地走到他的旁边,拉下了拉链。

 

“你还认得我么?”老人抖了抖,拉上了拉链。

 

“你总不该是来找我念悼词的。”他虽说笑着,但是枪口已经抵上了老人的小腹。老人穿着那时为那位FBI探员念悼词的牧师服,那一朵纯洁无暇的白花还在他的胸口庄重圣洁地点缀着。莫兰笑了笑,伸手扯掉了他脖子上的白丝带。

 

“你不该杀他,他已经退休了。”老人的面容平静,那一双春日青的眼睛如一潭雷打不动的湖。

 

“他暗地里和国外黑帮勾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害得我们损失惨重。却还给当时在黄沙酒店探查情况的我们要来了一杯廉价香槟。”莫兰笑了笑,枪口又拉近了几分,他轻声说道:“先生因此十分生气,而我,就像是打烂了那杯香槟那样,打爆了他的头。”

 

老人的身体气得发颤。

 

“就算是退休了这金盆也洗不干净他的手。还不如让我彻底给他做个了断。”莫兰继续说着,枪口却往回收了收。

 

“混账!他曾经用手握着你的手拿着枪教你射击,站在你的身后告诉你如何瞄准那个红点,告诉你他发射飞镖的时候内心最为安静。你这个天杀的禽兽!你怎么对你的老师下得去手!”

 

那一串来自肺部的嘶吼不带一点停息,老人的手已经在发抖。莫兰不知为何,心里忽然窜起一阵悲凉。这样一双握着枪的手掌早已在废墟和尘埃里见惯了鲜血,它们本该是无情的,是阴冷的,是果断的,是决绝的。但是现在它却在时间和情绪的打磨下变得和任何一双平凡人的手没有区别。

 

他将枪收了回去,微微垂眸,如同是武士看见一位已经年老喘息的对手再也拿不动剑时的悲叹和怜悯。

 

老人见他这样不禁冷笑一声,他的声音恢复了常态。

 

“他曾在战场上帮我挡过子弹,用嘴唇吸吮我被毒蛇咬过的双脚,将我背起来慢慢走回营地。”

 

莫兰没有说话。他的身高比老人高,此刻他们站得很近,近的就是一颗子弹的距离。他俯身看着他,眼睛里的情绪明暗不定,像是黑色山林里的幽幽鬼火。

 

“我看着你走在他葬礼的尾端,看着你和那个男子交谈的样子,让我想起我当初和他度过敌军攻破阵地的前夕。我们一群人疯狂地在山下的酒馆里大吃大喝,玻璃酒瓶和桌椅板凳全部被我们砸碎和毁坏。我和他坐在那群人的最前方。评价道:像是没有明天一样的活着。”

 

莫兰突然向后退了退。老人笑了笑,他淡淡道:“他那时对我下达了去往山下的命令,我还记得当时我对他敬了个礼,他轻轻说‘just do it’”

 

莫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猛地伸出手臂,想要去抓住老人。但是后者却仿佛知道他要这么做一般。竟然转身躲过。他到底是个退役军官,这一下子显现出了他过人的素质。他从衣服内掏出了枪,对准了莫兰。

 

莫兰不动了。

 

“你们又何尝不像那个时候的我们?”老人笑了笑,嘲讽地说道,他说,“我不仅记仇,而且记仇极了。”

 

“将枪放下,你以为你杀了我,他就会因此而悲伤?”

 

老人淡淡道:“我自然不会那么天真。”

 

“那你……”

 

老人大笑,他似乎很喜欢莫兰此刻的表情。他的眼睛里满是扭曲和满足,他轻声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已经卖出消息,只等我一发话,钱就到手。那个莫里亚蒂一直想要保住的秘密。”

 

莫兰笑了笑:“我没兴趣知道。”

 

“那也由不得你,如果你知道,并且还去做了的话。你说,你家先生会是什么想法?怕是这个先生也是叫不成了。”

 

莫兰收敛了笑容,他似乎是知道这个老人要做什么了。他似是有些不解,却似乎有些忌惮。

 

老人大笑,他悲凉地说道:“终是得了个这样的结局!”

 

他说罢,转了枪口。

 

“砰——”

 

莫兰觉得他的眼前被一阵鲜红覆盖,还未反应过来,卫生间的门忽然撞开。几十个肌肉纠结的人走了进来。

 

“你们是他的‘连襟’?”莫兰勉强笑道。连襟一词用得暧昧却也贴切,一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事情,不是关系剪短又丝连的人做不出来。

 

“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我好像不能拒绝?”

 

“不能。”

 

你是他生前见的最后一人,而且还是莫里亚蒂的人。这个帐还得抛着算。这老爷子死了,不把话说清楚哪有这么离开的?这个秘密一定也是告诉你了。

 

莫兰苦笑,他现在倒是真真正正的体会了姜还是老的辣了。

 

“看来我是不能正常地走出去了。”此话一出,他掏出了枪。而这一下子,算是坐实了他的罪名。所有人便不再多说什么,蜂拥而上。

 

第二天,塞巴斯蒂安·莫兰潜逃。据老人亲信被抓之后所供述,他知道秘密后杀了老人彻底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第三天,有人报告他出现在地下场所。射杀了莫里亚蒂旗下的精英小组三十二人。

 

第四天,莫里亚蒂亲自前往爱尔兰查探情况。

 

第五天,莫里亚蒂脸颊带伤地出现在众多黑道头子面前,阴沉狠厉地说,他想杀一个人。

 

半个月后。

莫兰坐在这辆前往黑暗无边的车上,闭上了颤抖的眼睛。

 

 


评论(2)
热度(8)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