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双莫】空膛11.

11.

莫里亚蒂喝了酒似乎话比平时要多。其实这不奇怪,任何人藏了一肚子的事,喝了酒,那话都多。就算是你不说,也会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说到胃里面泛着酸水,说到天昏地暗,说到吐出来。

很多人喝酒,不是被酒弄醉的,是自己想醉的。自己想醉,酒帮你醉。

而眼前有个人,莫里亚蒂似乎就不准备把话藏心里了。

“我知道你老师对你恩重如山,他曾经在枪林弹雨里把你救出来。我让你杀了他,你很不满意。”

莫兰没有说话,他觉得有些话不必说。也不该说。他没有想过告诉莫里亚蒂真相,这其实对他也对他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如果莫里亚蒂一直这么追杀他下去,或许死的只是他一个人,但是如果莫里亚蒂和他一起仍然坐在酒店里喝酒,那死的就不一定是一个人。

他相信他不会死,但是他也相信没有不死的人。

“你去联络那个老牧师收买我的秘密,是想告诉我不能让你去做你不愿意的事情。”

莫兰喝了口酒,他觉得这酒无味极了。

“这些我都可以明白,虽然不算得上理解,但也不意味着你可以拿拳头打我的脸。”

莫兰叹了口气。他放下酒杯,抬起了头,看到莫里亚蒂脸上的伤。左脸颊上泛着淤青。是当时他想逃出窗口,这个男人反手制住他时他打的。或许他当时还有解释的机会,但是那一刻起,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他似是平淡地笑了笑,说道:“抱歉,那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若想杀你,那把枪就不会没有子弹。”

莫兰看着他,苦笑一声:“难道是我从未了解过你?你似乎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有些时候。”他淡淡道,然后站起身来,拿起放在沙发上的睡衣。这是要去睡觉的架势。他笑了笑,还未走上楼梯,就回过头来对着莫兰道:“晚安。”

莫兰还未反应过来,他似是就要上楼了。

莫兰正准备再问些什么,莫里亚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莫兰眨了眨眼睛,他站起身来,刚想向前走一步,可还未迈出一步他就觉得有一股剧痛如火烧般地从他小腹间升腾起来。他的眼睛一下子花了,红红绿绿的光影咻地绽开,这里一朵那里一束,这里似是凋谢,那边又竞相开放。满头的烟霞烈火。

他似是要倒在小几上的杯盏之间。可是还未倒下就有一双手将他重重地往后一推。他失了重心向后倒去,一下子倒在了他刚才坐着的沙发上。

“你是不是想问,我刚才是不是想让你上我的床?”

他头昏得看着莫里亚蒂的脸越来越近,近得似是只有一根烟的距离,而莫里亚蒂的呼吸就是那燃烧的烈火,点燃了那根烟。噼里啪啦地,那根无形的烟越来越短,他的脸越来越近,呼吸越来越热,眼睛里的光越来越清晰。

那根烟烧得只剩下一撮烟灰和一根没掉的烟蒂。

莫里亚蒂拔掉那根烟蒂。他们就头顶着头了。

他听到莫里亚蒂笑道:“你真以为我会放过你?真以为我不杀你就没有别的方法让你说话了?”

莫兰笑了,他连笑都变得有气无力。他淡淡道:“先生果然深谋远虑,我自然是比不上的。只是……”

“什么。”

“你果然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哦。”

“讲道理的人……可不会给和自己喝酒的人下药。”

“那,你是个讲道理的人了?”

莫兰沉默半晌,忍住那一阵又一阵从小腹传上来的热流。他深深吸了口气,似是无奈地说道:“不是。”

“你似乎还是不肯告诉我那个老头给你说了什么。”

“你已知道了我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莫里亚蒂大笑,他说道:“那不讲道理的人为了让不讲道理的人开口,自然要用不讲道理的方法。”

莫兰叹气道:“没错。”

莫里亚蒂又笑道:“那,你是否已经知道我要用什么方法了?”

莫兰看了莫里亚蒂一眼,他觉得他全身正在发抖,但是他的神智依然清醒。他道:“我要是还不知道……岂不是全天下最笨的人?只是我却在后悔。”

“哦。”

“我确实不该对你表现的神情怀有歉疚……不然也不会喝下那杯酒。”

莫里亚蒂看着他半晌,眼神又变回了往常的捉摸不透。莫兰看着他的睫毛在灯光下慢慢上下颤动,那张脸的下巴是微微泛青的,嘴唇触碰上去一定是敏锐而又清晰的。他觉得他的耳朵开始出现耳鸣,他的心跳正在加快。

他感到他俯下身,在莫兰耳畔悄声说道:“那我要是告诉你那是真的呢?”

莫兰能感受到也有一处地方的心跳正在和他的同步。他的目光看了上去,看着天花板,看着窗边的窗帘,看着那刚刚喝过的杯盏,看着那挂在沙发上的睡衣,看着莫里亚蒂的后脑勺,闻着他的松香和烟味。和他躺在床上的味道一样。

他闭着眼睛,哑声说道。

“那就算是杯毒酒或是马尿,我都会喝下去。”

评论(4)
热度(8)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