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双莫】空膛14.

14.

 

这一觉睡得很沉。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明明不那么嗜睡,稍有一点不对就会睁开眼睛。但是此刻他看着时钟竟然发现他睡了有足足八个小时。口腔里分泌着干涩且腥苦的黏液,典型睡觉时无意识缩小呼吸和涉水不足的表现。

 

床上只有他一个人。另外一边的被褥处于冰凉状态。

 

上当了。

 

唔,这段时间够莫里亚蒂从这座房子到目的地解决一百个秘密了。

 

莫兰敲着脑袋,有些沮丧地坐起身发现其实这没什么用处,然后又无奈地倒在床上。八个小时。他想,他能睡这么久而且从早上睡到下午——很明显是被下药了。

 

你真是逊毙了,塞巴斯蒂安·莫兰。两次!竟然被同一个人用相同的招数下了两次药!

 

莫兰愤恨地想着,可又觉得那个吻其实很值回票价。毫无疑问,他家先生有着迷人的眼睛和柔软的嘴唇。尤其是在朝阳满天的早晨,他们进行了那么一番激烈的惊心动魄的对话。在那之后,他又露出那副慵懒而又刻意隐藏的样子。(显然这在当时是故意作出的诱人招数)还穿着温暖宽大的枣红色睡衣,领口裹着脖子,看起来热烘烘的但是又松软极了。

 

可就是那么甜蜜蜜的红枣蛋糕他咬了一口就甜昏了过去。

 

莫兰觉得嘴巴还是苦苦的。他叹口气揉了揉本就睡乱的头发就着旁边的玻璃水杯接了口水喝。

 

他将杯子摆了回去,却注意到杯子下方划过一条精细的水痕。莫兰眯了眯眼睛,他重新关了灯。转而用小手电的白光照在上面。桌面上仅仅是一个杯底圆圈,三条水痕(有点像蛞蝓爬过的那样),可莫兰还是在那三条水痕的其中一条中发现了些许断裂的痕迹。

 

这是什么?真细,莫兰这么想着眼睛瞟了瞟四周,看到了那支钢笔。他感觉似有一种灵明袭上心头。伸手拿过了那支钢笔,打开笔帽。淡淡的暗蓝色笔尖在手电筒的光下还泛着水渍的光。

 

看样子像是莫里亚蒂正在写些什么,而这时笔触碰到了玻璃杯渗下的水渍。这样他写完之后将纸拿开,纸的两边就有水痕,而他的钢笔放在一边,收回笔帽的时候就会留下另外一条水痕。

 

莫兰深知莫里亚蒂写东西时候的习惯,他在思考的时候笔尖总是会敲击桌面的。所以笔尖会有水光,而那其中一条水痕上的断裂处就是他敲击时留下的痕迹。

 

莫兰打开了灯,找了张纸出来,摊平在桌面上。他再将一块压照片的玻璃拿出来放在上面。又重新关灯打开手电。

 

渐渐地,他看到玻璃后面的纸开始显影。半透明的水状开始缓缓显现,像是抖来抖去的蝌蚪。

 

只有两个单词他是认识的。其他的因为实在是太不显眼而根本分辨不出来。不过那两个单词已经足够了。

 

CherryVilla(樱桃别墅)

 

那是他在瑞士的房子,他来时落脚的地方。

 

可是,来得及吗?

 

莫兰似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直接翻身下床穿衣服——妈的,管他来不来得及,总之甩掉他就是不行。

 

他这么想着,打开窗户,四处瞅了瞅,翻身而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预计一星期完结,期间日更。所以……完了之后我可以求评吗?【星星眼】

 

 


评论
热度(8)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