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王男Xover神偷艳贼】【Eggsy/Harry拉郎】偷心大盗(5)(各种傻白甜)

嘛,求回复求评论~虽然是傻白甜还是需要回复哒~!

蛋哥开始出击了!真的不来看看吗?

这是lo主微博地址,有菇凉说刷不开lofter所以把地址贴上。

地址:http://weibo.com/p/100160387393408826039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

 

艾格西在最近似乎陷入了什么困难的境地。唔,不是工作上面的,他当这个助理当得很好。哈利也很喜欢欣赏他,虽然他表达赞美的方式有些奇怪——总是点着头板着一张脸地说教些什么,好像对于这个绅士而言不满意的东西还有很多。

 

可是,艾格西每次搔着头发看着他,却可以从那双看似沉静如水的眼睛中看出些许欣赏认同却又别扭地不想认账的情绪。艾格西知道哈利是赞同他的,这让他有些开心。

 

而他觉得此刻觉得陷入困难,却是因为梅林告诉他。又有一个贵族绅士遭到了诈骗。他让艾格西紧紧地盯着哈利,让他向他汇报哈利的一举一动。并且要求在标准的时间传来艾格西的调查跟踪报告。

 

就是因为这个,艾格西觉得困难。

 

因为有时当艾格西想要和哈利一起出去搜集素材或者是联系画商的时候,哈利总是会一边摇着头拒绝他并扔给他大堆要处理的事情,要不就是让他去记录B号展厅的画作维修度,再者就是让他联系秘书小姐安排一下最近艺术品的放置行程。

 

不过要是这些是难不到艾格西的,男孩的花招总是多。

 

可是哈利却有一个必杀技。此大招一放,不仅攻击力可观而且还有持续僵硬眩晕停止读条的外挂功能。

 

那就是,他会在他最后走出门的那一刻,面对着死心不改的艾格西,给他一个大大的软软的乖乖的微笑。老男人鲜少笑,可是笑起来的样子连眼睛都是弯弯的,很像他家小妹经常喜欢吃的月牙儿糖。艾格西还记得他家小妹鼓着红红的脸蛋儿,咧着嘴巴露出乳牙把撕了包装袋的糖果放在他嘴里时的感受——妈呀,这东西怎么这么甜!简直要蛀牙!

 

艾格西经常被这招给甜晕在办公室里,他总是得等到碳水化合物的余波消化了之后,才能猛地摇着脑袋清醒过来。当然啦,清醒的世界总是不那么美好。艾格西撇着嘴看着满桌子的文件夹和雕工艺术品,还有那响了很久却没人接的办公电话。

 

哈利则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而综上,也就导致了梅林一边维持着礼貌自持的微笑,一边却在kingsman专用的可视电话里对着艾格西进行了短短几分钟却堪比几世纪的特工素质专题教育。艾格西坐得端正,双手放于膝盖上,挺胸抬头,眼神专注,不敢有丝毫懈怠。梅林每次讲完一段,戴着冷冽眼镜的脸就要转向他一次。而这个时候,艾格西就要点一下头,眼神深沉地表示你说得很对,我实在是太蠢了,你真棒这样的眼神恭维。梅林受用地又张口继续,而他却一边在心里默默估算着时间,一边保持一言不发的沉默精神接受完了梅林这一次看着冷静其实已经波涛汹涌的激昂演讲。

 

艾格西身心疲惫的关上了已经黑屏的可视电话。叹了口气像颗被人戳了一下的鸡蛋不倒翁突地一声倒在桌子上。不过他没有弹起来,就着这个姿势将手托着腮帮子思考起来。

 

不一会儿,他的脚下传来一声轻轻的狗狗的呜汪声。

 

他低头,看了看在他脚下高兴穿梭的JB一眼,笑了笑将它抱了起来。他道:“嘿,哥们儿,你说我该怎么办?”

 

JB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吐着舌头,动着耳朵。艾格西看了它一会儿后,突然猛地一下子站起来,这个举动吓得JB的两条短短胖胖的后腿前后划了划,像是想要蹦出突然漫过来的海水一般。

 

艾格西大声地说道:“你说的对JB,我不能像个傻子一样的坐以待毙,我要主动出击。他一定会露出马脚的!虽然我现在还是不怎么相信他会是个诈骗犯。”艾格西说着嘀咕了一下,然后又蹲下身来将JB放下,伸手捋了捋一脸茫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狗狗的毛。

 

他站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晚上九点,还不算晚。他笑了一下,将T恤从腰间拉到了头顶,扔到沙发上,又脱了家居裤穿着裤衩甩掉了拖鞋。(有一只还差点飞到了JB的头上)然后他兀自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JB摇着尾巴动着小短腿儿扭着圆圆胖胖的身子蹦到了自家主人的卧房门口。它朝里一看,顿了顿,突然呜汪了一声。

 

此刻,房间里面的艾格西已经换上了白衬衫黑西裤,摸着头发正插着裤兜儿对着镜子挑眉毛。看起来真像一个在老电影里面将要去做坏事的帅气小坏蛋。

 

“嘿,别叫,我知道我很帅!”艾格西说着给了JB一个噤声的手势。JB摇了摇尾巴,跑到了他的面前。然后看着艾格西笑着拿起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

 

“你好,哈利。我是艾格西。哈哈,今晚夜色真不错,唔,不是,我不是来向你请假的,不,也不是读了什么抒情诗……嘿,听着,我想请你出去喝一杯,对,就现在。”

 

好蹩脚的开场白……

 

JB摇着头走到一边,它似乎有些不想看他家主人此刻在脸上的傻笑。但是它的腿还没迈出几步,就被他主人一下子箍住然后又一次举到了半空。JB再次划动着双腿表示抗议。

 

艾格西笑道:“嘿,伙计,我要出去工作了。好好看好我们的特工之家。”

 

JB赶快汪了一声表示答应,然后就被放了下来。

 

艾格西收敛了笑容。他转过身,看了一眼书柜陈设的书籍,他想了想,从三排架子上的倒数第二本《牛虻》那本书中拿出了一根细细的书签。那是小小的发信器。他将它别在衬衫内里,然后再到穿衣镜前穿上了笔挺的西装外套,熟练地打上领带,唔,似乎缺了点什么。他看了一眼书桌,然后从镜盒中取出眼镜戴上。睁开眼睛。

 

他一丝不苟地理了理西装下摆。摸了摸那一排整齐的袖口纽扣,估算着其中的爆炸定时器和窃听器的主要触感。然后内心演练了一会儿突发状况的应急措施。

 

他穿上了皮鞋,触发了机关。看到那一闪着寒光淬着剧毒的刀片刷地一下从鞋头伸了出来。检查了一下,他这才将它小心翼翼地触碰鞋柜它收了回去。

 

做好这一切,他回过头对着镜子又露出一个微笑。

 

那看起来真像一个在老电影里面将要去打击犯罪的王牌特工。

 


评论(5)
热度(18)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