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双关无差】《佯作看风景》5

下一章会写哥哥的日记。

嘿嘿,感觉大家看熊孩子的内心世界肯定都比较无语,那看看所谓“乖”孩子的世界,又会是啥样的呢。

————————————————————

[双关无差/短篇]《佯作看风景》(五)

昨天刚刚下了雨,今天关宏峰就感冒了。要说这两者有什么必然的关系,我猜,雨总和湿冷联系在一起,也就是和感冒有关系啦。我这么说并不是为我昨天晚上睡觉给他抢被子找的借口,本来嘛,晚上睡着什么意识都没有,夜晚下雨本来就冷,这还不得裹紧点。哪成想一觉醒来,他什么也没盖成,就这么冻到今天早上。

这么说来,也确实是和下雨有关系了。

我妈给他量体温,拿脸去碰他额头,说是不好,看来得去医院。我爸把他背上,和我妈一起出了门,临走的时候,爸妈让我乖乖上学,说这次哥哥不能看着我,让我听话。

我才不需要他看着,他连自己都看不好,还看我。这么想着,我去瞟趴在爸爸背上的他。他的脸完全埋在爸爸那隆起的肩背里,我只能看到他红红的脸颊。他的咳是从肺里挤出来的,两三下带着气声以及那雨点滴在棚子上的哒哒响。他就是那个棚子,雨滴上去,光闷响不说,还不受控地颤。

他们出了门,关上门,我站在门前,感觉还没出门,就被雨水浇了一脑袋瓜。

他不用上学真好,我也不想上学。如果可以,让他去上学,我发烧,我还乐意着呢。这么想着,我拿着雨伞出了门,也不管人行道上的地板砖积水与否,嗒嗒嗒地踩着水,就去上学了。这要是平时,他准管我,让我走干燥的地方,不要蹚水。现在他管不了我了,我就踩,哼,真是难得的好时光。

 

4月9日  星期一  天气雨

今天一整天我都很开心,就连是我平时讨厌的雨天我也觉得心情开朗。同桌给我看他收集的游戏卡牌,说终于齐全了。他真烦,我拿来一张一张地看,看得仔细而已,他还说我反应没劲,要是平时早该兴奋地和他一起蹲在地上摔卡战斗。既然他嫌我没劲,我也不想理他,让他自己和别人战斗去。

我拿起我的漫画书,抵着桌洞,靠着墙,静静地看。哎呀,这漫画才没劲,看了几页纸我就看不下去了。还不如我自己画。说干就干,我拿起纸和笔,开始画,场景就是雨天的坟地,我一个人站在中心,手拿宝剑,披荆斩棘,斩的就是那从地里冒出来的恶灵。我觉得雨就是鬼魂,所以把它画成了拥有獠牙,舌头老长的妖怪。我妈以前讲故事的时候对我说,鬼魂容易出现在阴雨天气,晚上要是被附身就容易生病,感冒发烧,整天整天都不容易好。所以时常告诉我不要淋雨,不要蹚水,不要敞着衣服去风口。

我才不怕它们,看我拿起武器,把它们都打败,看谁还敢找上门来!
 


我的位子坐在最后一排,关宏峰坐在倒数第三排还要隔着左边三个脑袋瓜。所以每回我有事找他,总得歪着头,对着缝隙,叫他名字。今天我想叫他,才想起来他根本不在的现状。他的位子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还好没叫出声,不然可就丢脸丢大发啦,他们一定会嘲笑我忘性大。

等到我回了家,他们也早回来了。我的鞋子湿的,被我妈看见,给骂了一顿。说别到时候大的还没好,就又来一小的。我爸在旁边帮我妈骂我,让我赶紧换鞋子去烫脚。他们就是大惊小怪,我哪像关宏峰那样体弱,这区区点小鬼,可难不住我。

等我被他们折腾够了,吃了晚饭,监督着在客厅的茶几上做完作业,他们这才放我回房间。为了避免我被他传染,妈让我今天去和爸爸睡,她让我别去吵他,说这打了针在休息。我偏不,我今天还没嘲笑他呢,他平时总笑话我,我得还回来。

我开了门,果然看到他裹着被子背对我侧躺在床上。我爬上床,凑过去看他脸。他闭着眼睛,呼吸均匀。我拿手去碰他额头——其实我也摸不出来冷热,就是觉得这是一个应该有的动作。

“摸出什么来了吗?”他冷不丁闭着眼睛冒出一句话,声音小小的。

我感觉心都被他吓得抖三抖,连忙缩回手。我说,可烫了,你这是要烧糊涂了!以后你得变傻,说几句话,嘴巴就要流口水,还翻白眼那种!

他转了个身,看了我一眼,兀自拿手摸了自己的额头。然后又勾了勾手指,我下意识过去。他拿手摸了我的额头。我把他手甩开,说,病得是你,你摸我的干什么。

“你胡说,我和你的都差不多。要不是我好了,要不就是你也病了。”

我既不想承认他好了,也不想承认我病了,更不想被他说我胡说。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他迷蒙着眼,又看了我一会儿,说:“你来干什么来了?妈说你今天跟爸睡,怕我传染你。”

我这才想起我的目的。我挺直了腰背,抬起了下巴,拿鼻孔看他。我笑:“哼,小弱鸡。就这么点雨也能让你感冒,真没用。要是我,就把它们都统统打倒。”

他感觉像是真傻了,平时那点聪明劲儿全然没有。也不知道反驳我,似乎还不懂我这是在笑话他。原来生病了,脑子果然是不够用的。我得意起来,跳下床,指着他,说道,小爷我才不怕这些个鬼怪,看我穿着凉拖一脚踹翻这冷风。

我说着,立马当场示范,抬腿就是一脚。呀,力道没有掌控好,拖鞋飞出去啦!

那拖鞋不偏不倚,就冲他飞过去。他反应还算快,见快要甩在他脸上,立马拿手去挡,一个用力,那个拖鞋像是羽毛球又从他那里飞了回来,哼哼,以为这样就能打到我?我立马一个急下蹲,那鞋从我脑袋顶飞过去了。

他看看我,瞪大眼睛。

“怎么样?小爷我身手不错吧。这可打不到我。”

“关宏宇!我看我巴掌可打得到你!”我妈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一吓,转过身,看到我妈拿着我的拖鞋,她的胸口上赫然是一个鞋底板的印子。

我一边叫,一边挣扎着被我妈拖走,这回去的时候,我看到他蒙在被窝里,露出一个头,冲着我笑得那叫一个颤动,他早上咳成什么样,现在就笑成什么样。他好坏好有心机,笑得不出一点声音,整个房子里只听得到我的叫喊声。我妈教训我,说我怎么不跟哥哥学学,不能安静一会儿。

我觉得我好冤,你们都被关宏峰给骗了!

不过看在他是弱鸡病人的份上,我这次就不揭穿他了。毕竟昨天晚上,我抢了他的被子。

 

4月9日  星期一  天气雨

今天关宏峰感冒了,我本来想借机嘲笑他的,结果没成想,这次也失败了,还被招来一顿骂。晚上,我去上厕所,看到我的房间灯光还亮着。我好奇,心想他这么晚是在干什么?莫非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得去看看。

我把门打开一个缝隙,悄悄从里看。看到他支起小桌子坐在床上,拿着笔正在本子上写着什么。我在门口站了大概有十分钟,他这才关灯,收拾东西,重新睡下。我等了一会儿,见他确实睡熟了,这才轻手轻脚地进去,把他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那个本子——什么嘛,是我的日记本。我打开,发现他又在给我圈错别字。

没劲。我这么想着,把本子放回去。突然想,他的日记呢?他这么看我的,我也得看一下他的才行。我看了睡着的他一眼,偷偷翻着他的书包,找到之后,将它藏在宽大的睡衣里,出去了。我也没想通过他的日记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因为毕竟这个是要交上去给老师看的,他也不会傻到将坏想法写在里面,我就是想看看,他这么笑话我,那他写得到底有多好。

评论(18)
热度(60)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