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鲨与斋

wubba lubba dub dub

【双莫】空膛6

6.

 

莫兰从未睡着过,或者说,他只是在浅眠。在他的记忆里,但凡是真正睡着的话都会有人站在他以为最为柔软黑暗的低端告诉他保持警惕。那个声音像是一个小小的爆炸,不怎么响亮但是却有明亮的光。

 

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叹了口气。

此刻是凌晨三点。地点是瑞士的樱桃别墅。他躺在Kingsize的大床上默默地看着他左边桌子上的电脑的蓝色荧光点了三下。

 

他揉了揉眼睛,起身,准备了一杯烈酒和一支烟。还有一把枪。他打开电脑,默默地数了三下看到本来黑屏的屏幕忽然闪动起来。

 

莫兰露出一个疲倦的笑脸,淡淡道:“我本以为你拿了我手机就算了的。”

 

“别人故意给我的东西,我从来不要。”电脑那边的人也露出一个微笑,搅拌了一下手中的香浓咖啡。他喝了一口,这才抬起眼睛懒懒地看了莫兰一眼。

 

莫兰跟着笑了笑,拿起了那半杯酒。他说:“老Will还活着吧?”

 

“死了。”

 

“死了?”

 

“死了。”

 

莫兰笑了,他笑的时候对着杯子里的酒轻轻地哼着气。他放下了杯子,用纸巾擦了擦嘴。他说:“你这么说,那他便活着。”

 

莫里亚蒂的眼睛闪了闪。他悠闲地靠在椅背上,轻声说道:“那又怎么样呢?”

 

他早迟都会死。

 

“你想怎么做?”莫兰点上了烟。

 

“有一辆车正慢慢地开往你现在的住所,如果你把你身上的睡衣换了,再下楼的话,或许它刚好会停在你的面前。”

 

“哦。”

 

“上去。”

 

莫兰将烟放在了烟灰缸上。他拿起了那把枪,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的眼睛深不可测。他说道:“我跟了您这么长的时间,您总该知道我可不是个为了朋友就肯抛弃生死的人。”

 

他说话的这当口,人却已经在车上了。

 

他捧着电脑,将杯子里的酒喝完。他甚至没有换睡衣。莫里亚蒂冷笑了一声并未理会,他放下了咖啡杯,关上了电脑。屏幕一片黑。

 

“那你又干嘛上车?”Jack转过头,不解地问着莫兰。

 

“不肯为朋友出生入死,为朋友坐下车子总还是可以的。”

 

 


评论(3)
热度(7)
© 鹭鲨与斋 | Powered by LOFTER